学生可在全球校区转学,爱文世界学校在深圳长什么样?

芥末堆 阿飞酱 10月8日 报道

如果首次前往爱文深圳校区,或许你会对沿途的工厂楼、物流点和快餐店感到疑惑,这片街区真的有一所来自纽约的国际学校吗?

是的。穿过颜色各异的街区,一栋净色建筑物便是爱文深圳的所在地。据介绍,爱文深圳校区和纽约校区配置基本一致,秉持环保理念,通过改建城市中的存量建筑而形成,幼教部现已投入使用。未来,将陆续改造幼教部周边楼宇,为小学部和初高中部提供教学用地。

今年9月,爱文深圳校区正式开学。这所主打世界学校理念的国际学校于2012年成立于纽约,课程设置和传统的英式和美式国际学校不大一样,提倡“我们的课堂是整个世界”。目前,已在纽约和巴西圣保罗办学,并允许学生校内转学,前往不同的国家学习和生活。

选择深圳,是爱文世界拼图的重要一步。

美式幼儿园中的规则教育

和校外略显嘈杂的环境相比,安静是到访爱文的第一感受。

爱文的室内整体呈现“上白下黄”的色彩分区。天花板、黑板、墙面和课桌为统一的白色,地板和椅子则是原木色调,空间整体明亮而开阔。除了色彩上带来的宁静感,隔音材料的置入也大大降低了噪音。据悉,爱文每间教室的天花板和地板中,一共置入了3种隔音材料。保证了孩子们玩闹的时候,不影响其他教室和楼层。

爱文幼教部的教室

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师生比的把控。据了解,爱文的师生比保持在1:5。走进一间幼儿园大班的教室,里面共有7名学生、3名老师正在上课。其中两名老师为授课老师,一名为助教老师。上英语课时,一个男孩时不时躲进教室内的帐篷、或是在地上打滚,显得有些难以融入课堂。这时,始终有一名老师在他旁边指引,关注他的动态。直到整堂课结束,那位小男孩也没有出现喧哗和老师斥责的场面。教室里是活跃的,但并不喧闹。

除了安静的氛围,“规则感”在爱文也随处可见。教室的墙上贴着一张“约法三章”,上面写着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定下的规则,例如“clean up dirty table" "don't waste water when washing hands""share our toys"等等。

另外,教室的正前方贴着每日课表,每个时间段的安排一目了然。课表由一张张带有图案的卡片组成,考虑到幼儿园孩子们的身高,卡片贴在成年人膝盖的高度,孩子们能清晰的知晓每天的日程。“日程表不单是让老师知道课程进度,也能让孩子们养成时间观念,知道下个时间段做什么,他们会产生安全感。”英文班主任老师Ryan说。

教室里的时间安排表

世界课程:10大主题,76个课程元素

国际学校一般会选择A-LEVEL、IB和AP课程等主流教学体系。作为一所12年制的国际学校,爱文则围绕“世界学校”的理念,研发了一套爱文特有的课程体系表,名为“爱文世界元素”。这张看上去类似化学元素周期表的课程框架图里,用一个个小正方形列出了对学生的学术能力要求, 提供共计76项主题课程,贯穿幼儿园到高中。

大方向上,爱文设定了10个大的课程主题:思维、品格、健康、理解、使命、人道、大历史、自然、创新和探究。继而又将大主题拆成更具体的课程。比如,“思维”大主题里包含了同理心、创造力、批判性思维、思维敏捷和计划等课程。“创新”大主题包括了设计、创业、机器等课程选择。不同的课程又对应了不同的年级和学段,从学前到12年级不等。

爱文世界元素总表

以“认识自我”为例,这个主题里的内容可覆盖整个学前教育阶段。“ (内容)贯穿了小班到大班,但课程之间会有梯度,呈螺旋式上升。”中文课程主任Jenny解释道。她举例说明,“两三岁的孩子在认识自己的时候,可能只会口头表达。四五岁的孩子可能会在老师的引导下,在读写课程上写一些简单的句子,并配上图片,深度不一样。”

很多国际学校都设有双语沉浸式教学,爱文也不例外。一般学校将双语局限在课堂上,下课老师和学生又回归到母语状态。爱文深圳将双语通过划定空间来使用,不同的教室使用不同的语言。中文教室和英文教室彼此独立,两间教室通过共同的洗手间产生连接。这个设计由爱文纽约幼儿园院长南希•舒尔提出,意在通过共有的空间加强语言之间的连接。

教室结构图

空间之外,爱文在双语使用上也进行了时间的划分,一天中文,一天英文。“我们曾试过半天英语,半天中文,但发现孩子根本没办法适应。可能他刚好适应好下午的语言,又马上放学了。”Jenny说。针对脱离母语环境,没办法熟练使用第二外语的学生来说,助教老师的作用发挥“定向帮助”的功能,一对一带着孩子完成进度。

考虑到本地化的问题,爱文会将义务教育大纲的内容融入到1-9年级的教学中。

世界学校在深圳

深圳是爱文在世界上的第三站,也是亚洲的第一站。

之所以选择深圳,爱文深圳校区校长Andrew Torris表示,爱文看中了深圳的发展潜力,认为这是一座能够支持“未来教育”模式发展的城市。在选址上,爱文便坐落在深圳西丽湖国际科教城中。

早在2017年,爱文就通过“爱文大师学院”和深圳建立更紧密的连接。9名来自爱文纽约校区的学生和7名来自深圳明德学校的学生,组队在华强北购买零件,花4天时间组装完成一部可通话的手机。2019年6月,来自爱文纽约校区和圣保罗校区、深圳明德实验学校的15名学生,又相聚在深圳开始创作3D打印机。

不过,选择深圳的爱文也面临来自“深圳”的挑战。根据新学说提供的数据,仅2019年,广东就在一年内新增15所国际学校,深圳占据其中7所。深圳在近年来迎来国际学校的办学热潮,竞争趋向激烈。

在办学理念和概念上,同样是美式品牌学校的荟同学校也于今秋开学。荟同和爱文同样设置全球校区,在办学理念上有相似之处。后者还聘用人大附中教学前副校长沈献章出任深圳校区总校长,一时间迅速打开了其在体制内外的知名度。对爱文来说,将自己区别于荟同,也是在招生阶段需要不断向家长解释的问题。

好在,一校多区的概念不再是一句口号。在纽约、圣保罗和深圳的校区相继开设后,爱文的硅谷校区和迈阿密校区也在规划中。回看深圳,爱文幼教部在今秋正式开学,小学部也预计在明年秋季开班。“世界学校”和深圳创新的融合教育,循序渐进地开始了。

爱文 深圳 爱文深圳校区 教室 纽约